当前位置:把秘密情感毛不易是哪个战队的(毛不易排名垫底被淘汰)
毛不易是哪个战队的(毛不易排名垫底被淘汰)
2022-09-08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林梦芸

《歌手》永恒议题——要高音还是要走心?

——在这一季过于早的出现了,而且符合本季“当打之年”的标题,两位主人公都相当年轻。

2月14日晚,《歌手》第二期播出后,#毛不易淘汰#迅速窜上微博热搜。作为本季第一个被淘汰的歌手,播前欢呼声就极高的毛不易显然不能说服网友接受现场观众的投票结果。

而在传统剧情之外的是,毛不易明明是因两期排名均为第七走的,大众的不服和谩骂却集中在第一期奇袭他成功的新生歌手黄霄雲。

黄霄雲是谁?为什么谩骂会拐着弯找到她?淘汰毛不易合理吗?八年了,为何现场500位大众评审的审美还是如此顽固且陈旧?

(一)

被徐佳莹称为是日本王菲的歌手米希亚,在听完毛不易第二期所唱的《一荤一素》后说:“感觉是在给很重要的人唱歌,没听懂歌词,但是听哭了。”

这是对一首音乐作品至高的评价。

这首歌是毛不易写给母亲的,他在纪录片《奇遇人生》中说道,自己第一次见到病人去世,就是妈妈因为癌症走了。

留给少年的除了命运感,还有极深的懊恼:为什么她没有见证到我“成事”,哪怕是娶个老婆。

《一荤一素》带着极强的毛不易标签,舒缓,温润,平凡且强大。配合他的嗓音加持,确实是一颗共情力炸弹,外国朋友都能被唱哭。

但仔细一想,好像往季垫底的那些遗珠们都是这样的风格。陈洁仪的《心动》,杜丽莎的《Vincent》,还有齐豫的每一首歌。

同时,这也不是毛不易第一次以出人意料的速度在音乐竞演节目中淘汰。2019年,他还参加了比起唱功更强调创作的《我是唱作人》,同样留下了多首佳作:写出东北诗意的《东北民谣》,还有回望多年前自己的《小王》……

但在两期淘汰一人的制度下,他第四期就走了,大比分输给梁博。粉丝大喊黑幕,逼问由专业音乐人、媒体、乐评人等组成的观众,有几位在网上接近于苦口婆心地解释:虽然现在播出的版本没问题,但现场他真的唱劈了,大车祸。

“走心”类歌手其实需要更强的唱功去支撑,用细密的技巧去维持情绪运转,而这份唱功在“大众评审”耳中往往会隐形,唯独在破功的时候存在感明显。

不公平,但别无他法。

相较而言,比起输给梁博,毛不易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传统大嗓门歌手,更能引起愤怒。

本季《歌手》在两集淘汰一人的基础上加入了奇袭赛制,几位年轻歌手在后台可随时对线上歌手发起奇袭,对方唱完后上台表演,观众立马投票。奇袭成功,则有机会进入正式“编制”,若一位线上歌手先后被两次奇袭成功,则直接淘汰。

14日播出的第二期中,《中国新说唱》出身的刘柏辛选择奇袭华晨宇,最后以90比409的票数落败。

分差虽然大,但口碑好啊:勇于挑战,和她的曲风一样够独立够与众不同。

这期录制前,毛不易在节目中的经纪人说选华晨宇这样的,就算输了也输得光荣。

毛不易立马反应:“怎么?赢我不光荣吗?”

对,针对现场投票观众的音乐素养,真不太光荣——这也是黄霄雲被骂“心机”的原因。

这个小姑娘是贵州人,今年21岁,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典型的比赛型歌手。她参加过《中国好声音第四季》,是汪峰队伍的四强,还有《梦想的声音第三季》、多彩贵州歌唱大赛等等。

比赛经验丰富,一嗓子diva唱腔符合大众审美;缺点也明显,就是过于技术流,毫无个人特色。第一期,她把五月天一首《少年他的奇幻漂流》改得无比恢弘,当下可能感叹“会唱”,但过一小时就会忘记其表现。

显然,黄霄雲和毛不易是音乐上的两极。

(二)

而她把自己口碑做坏,主要还是因为唱歌以外的行为。

奇袭歌手可以在线上歌手在台上的任何时间发出挑战,选择理由无非这么几种:觉得TA厉害、TA和我同风格,或觉得自己能赢TA。

第一期,有马来西亚邓紫棋之称的李佩玲选择袁娅维,是原因一;第二期刘柏辛选华晨宇,是原因二。

唯有黄霄雲的原因不清不楚。

在李佩玲首先出击后,她便受到了刺激,说下一个不管是谁都要按了。等毛不易上台,果然,还没开口她就按下奇袭摇杆。

然而在采访中她说:“毛不易很感动观众,可以简单地干掉爆发力很强的歌手。我很羡慕,因为我做不到这样。但我就是敢,也想看一下观众对于我们两种完全不同的音乐的反应。”

但在录制最后,一会儿说自己是急了,一会儿又说:“我就是冲着……”

眼看着要得罪人,黄霄雲经纪人郭涛立马接过话头:“我们姑娘年纪小,可能有些词不大擅长使用,因为知道毛不易老师是唱歌非常细腻,四两拨千斤,她可能是更多力量型的歌手,她想去现场看一看。”

你要是觉得赢率大,就大大方方说,观众也都是看过《中国有嘻哈》的人,知道这叫real。

但这反反复复改说法,反而把她觉得毛不易好欺负的可能性抬高。

于是被赐两个字:心机。

更绝的是,《歌手》机会难得,黄霄雲团队抓紧时间宣传,第一期节目中她还没出场名字就已挂上热搜,大发。

猜猜原因,大概是当天《新闻联播》延长了十几分钟,导致节目播出时间顺延,而已经订好的热搜可不能随便改时间。配合着她“手滑”点赞夸她赢了毛不易的微博,再被赐四字:吃相难看。

所以,明明毛不易是两期成绩相加垫底走的,和奇不奇袭毫无关系,黄霄雲还是成了网友的出气筒。她不独特,不有趣,也不客气,恰好,这些毛不易全都具备。

在黄霄雲嘴瓢说不清楚自己奇袭原因的时候,毛不易替她说了句:“可以去碾压一下。”

这在永远改不了听歌习惯的《歌手》500位大众评审中虽已坐成事实,但同时,在无边无际的网络中,毛不易才是碾压的主动方。

现今,黄霄雲在微博的关联词已有“整容”,而她发于1月的微博评论也被谩骂刷屏。

这绝对已经超过她宣传团队可以应对的场面,也足以让他们清醒:#赢了毛不易#并不会成为黄霄雲在音乐圈的跳板。

小孩子才看输赢,大人看利弊。